• 抽烟可以提高人的思考能力,让人冷静。

     

    男人是很容易被性欲控制的动物,一旦精虫上脑,便昏昏然。抽烟在精神和器质两方面抑制性欲,因此有效。

  • 开始学车

    2007-02-10

    不知道被多少人笑话过了,因为我至今不会开车。

    上大学的时候看过数次海淀驾校招集体优惠学车的广告,当时也不知道在想什么,愣是没有报名。回想起来,似乎都是怕早起还是什么。大学的各个假期,要么忙着泡妞,要么忙着排练,果然到现在耽误了正事。而且结了婚还不会开车,看起来顺序有些颠倒了。

    我是一个不会为自己的生活作规划的人,暗地里不知道骂过自己多少次了,但总还是不能预见什么东西有用,早些作计划。只是到了心血来潮时,才迫不及待地去做些事情,总比别人慢半拍。实话说,我想学车,只不过最近爱上了汽车,急不可待地想体验驾驶的感觉。但心血来潮得又不是时候,今天报名后,发现只能参加三月的法培班了,要桩考路考是四月的事情,而四月一日之后,考本比原来难得多。目下只能自我安慰,严点好,是对自己和别人的安全负责,但还是有心底的阴暗处作怪,觉得自己跟其他早有先见之明的人们比起来,亏了一些。

    无论早晚,我已经报名了,在最不合时宜的时候报了名,熬过去就好了。

  • 青影孤灯

    闲扫黄叶

    看人家花好

    卧榻横笛

    漫卷诗书

    怎敌他笙箫

    虽陋巷箪食瓢饮

    却喜见刍荛

    惟见残礁立狂潮

    波涛紧

    岩自峣

  • 再看神雕

    2006-12-19

    《神雕侠侣》是我看过的第二部金庸小说。

    说起来,神雕小说我看了七遍,每次都心驰神往,看到伤心处,便黯然。

    前两天把电脑里张纪中的电视剧神雕又浏览了一下,黄晓明的台词和表演真是差得让人没话说,如果他以后的电视剧找专人配音,他可能还会捞回一点形象。

    电视剧神雕里还盗用了《浪客剑心》追忆篇的音乐,无话可说。

    还是王学良那句话:“虽然神雕的导演是女的,但是傻叉不分男女。”

  • 聊发一笑

    2006-11-28

    上周因事去建国门,出了地铁口后,见到四五个人围在一起,当中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,脚边有一只小狗,大约三十公分长。

    只听这个男子对边上几个人说道,他的狗平日训练有素,让起就起,让趴下就趴下。围观者便求其示范,男子慨然应允。

    只见他用手指着小狗,疾言厉色,大喝:“城管来了,隐蔽!”小狗马上趴得老老实实。又喊:“城管走了,出来吧!”小狗赶忙站起来摇尾巴撒欢儿。围观众人哄笑不止。

  • 无题

    2006-11-28

    坐看清溪秋水寒

    恍记弃剑入深山

    曾望安心琢璞玉

    不想孤诣化飞烟

    心魔重绕心欲碎

    举目四顾皆茫然

    本当如流水

    徜徉入蟠溪

    流水误拥剑

    剑剑斩水心

    水心不惧斩

    奈何水志残!

  • http://news.sina.com.cn/s/2006-11-21/011511568682.shtml

    据《华夏时报》:人民大学推出同性串门禁令,非同楼住宿者不能到其他宿舍楼互访。

    人民大学的管理者一向如此德性,弱智而变态,这就叫做“因噎废食”。

    但我身为见证了人大管理者水平四年的人,抑或是如今在人大的学生们,用脚趾头想都能知道,这种违反人性的禁令,最终的结果只能是无疾而终。

    《华夏时报》诸君选择这件事情做新闻,在新闻价值上差强人意,发了这么大,姑且不算恶意炒作,但最后的“一句话链接”怎么看都不是味儿:全国知名学府 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在宿舍管理上的基本情况是:女生可以进男生宿舍楼,但男生不能随便进女生宿舍楼。

    这算什么?华夏的马屁拍得够响,狗屁放得够臭!

  • 我压根没有想到,小学的同班同学,居然能在北京搞一个聚会。

     

    但一切本来做梦般的事情,就这样活生生地变成了现实。

     

    从小就在一起玩的小团体,现在居然都在北京,我们一起度过小学、初中、高中,几乎没有分开。我不禁觉得,小城市就是有好处,低头抬头,东拉西扯,总能联系起来,但儿时玩伴能在六七年没见面后重新聚首,实在不能不说是缘分。

     

    班长、学习委员、体育委员、文艺委员,一起回忆着童年的往事,回忆到最后,只想感谢小学的老师,如果没有她,我们可能到现在都还窝在那个山沟里,一辈子没有出来见世面的一天。

     

    说起来挺自豪的,小学那么多班级,只有我们班的人看起来最出息。总考第一名的,当年长着粉雕玉琢般漂亮脸蛋的男孩,如今在清华大学读研究生;班长也是研究生;文艺委员在中国航空安心当白领;体育委员搞起了国际贸易;而我,当着记者。参加聚会的其他人,也能划分出很多不可思议的交集,有幼儿园同班的,小学同班的,中学同班的,天哪,世界太小了。

     

    聚会,让人知道了很多不知道的事情。从来没有感觉跟电视剧里的情节剧里这么近过,那么多戏剧化的事情,就发生在我们的身边。

     

    当年我们还青涩时,D君沉吟着说:“我还是为她好吧,心里喜欢她也就够了,不要干扰她的生活。”直到大学,这个身上散发着可靠、随和、幽默魅力的D君,还在挂念着当初心里的女孩。聚会时两人相对,无言。女孩已经有了稳定的感情,男生也有了快要成家的女朋友,但在回家的路上,女孩单独对我说:“其实,当年我一直等他对我说喜欢我,可他一直没有说。”

     

    高中时公认感情最好,但最不登对的情侣,维持了让我难以想象的时间:他们直到今年年初时还在一起,但最后分开了,不是因为感情的变故,而是男孩因为绝症永远离开了人世。

     

    聚会的大家一同沉默:生命如此脆弱呢······

     

    不聚会,很多人都不知道高三上学期期末那场一百多人的群架到底为什么打;很多人不知道为什么有个暑假一周没有男老师上课;很多人不知道曾经感情要好的同学已经死了。